诱饵(沈桢陈崇州)精彩章节分享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沈桢接到周海乔的电话时,正在准备结婚一周年的烛光晚餐。

周海乔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副总,年薪加分红170万,别看他如今事业有成,沈桢认识他的时候,他刚被前女友甩了,整天喝酒喝到胃出血,局外人嘲笑他为一个捞女要死要活,唯独沈桢觉得他深情又长情。

闺蜜乔丽说他是用新恋情疗伤,沈桢是药,伤痊愈了,药也就不喝了。可沈桢从没像着迷他那样迷过一个男人,非要在他身上赌一把。

按说血气方刚的年纪,周海乔却性冷淡,如果沈桢不主动,他连手都不牵。结婚后他几乎夜夜加班,只每个月15号固定同房,也是躺一张床上各睡各的,沈桢至今仍是黄花姑娘。

天独守空房,没需求是假的,沈桢尝试过角色扮演撩拨周海乔,清纯的空姐,冷艳的御姐,他照样不为所动。

逼不得已之下,沈桢开始暗中调查他,还真查出问题了。

周海乔的网购清单有上百件情-趣用品,用户名是“资深VIP周先生”,更让沈桢大跌眼镜是,周海乔已经是各大计生品牌争抢的带货网红,微博十几万粉丝,还和女模特拍过广告,他推荐的款式销量好得惊人。

这些东西他从未带回家,沈桢查询了收货地址,全部邮寄到公司了。

办公室恋情?

周海乔混到今天不易,他不会冒险吃窝边草,上下级丑闻可以断送他的前程。

沈桢将目标转移到他上下班开的奥迪A8,果然在副驾驶车垫下捡到女人的***,她直接摊牌,周海乔脸色一变,“你查我?”

沈桢问,“是会所里的招待,还是女客户。”

周海乔嘴硬,“那是我给你买的,忘了拿上楼。”

沈桢亮明了付款记录,证据确凿,周海乔不狡辩了,抱头跪在她脚下,“我有病小桢,我那方面不行,我不敢坦白我想尽了办法,花了几十万,什么药都吃了,根本没效果,我一直逃避你,我怕你嫌弃。”

沈桢被真相震撼得说不出话,周海乔经常有饭局,偶尔没把持住,开个小差,她不是不能原谅,可他有病。

起不来,这相当于他不是个完整男人了。

可沈桢的印象中,周海乔有过反应,并非“一蔫儿到底”,她怀疑他是心理障碍,被前女友绿出阴影了。

“你不是有冲动吗?”

周海乔低着头,“几秒就痿了。”

他捂着脸痛哭流涕,哭得沈桢心软了,她生气周海乔骗婚,更可怜他,万一这事传开,不仅他没脸在公司待了,自己也难堪。

沈桢最终没提离婚,周海乔承诺去看男科,治疗了几个月,沈桢也替他瞒了几个月。

而这通电话,彻底揭开了一个丈夫的弥天大谎。

“你老公在洗澡。”那边是一个女人。

沈桢愣住,“你是谁?”

女人笑着说,“刚才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你丈夫很尽兴,他喜欢我穿粉色的短裙,他还告诉我,他没碰过你,早晚要和你离婚。”

电话里突然传来周海乔的声音,“宝贝,沈桢起疑心了,我不能买那些东西了。”

女人娇滴滴笑,“那我买呀?”

周海乔说,“多买点,放在我抽屉里。”

女人笑得更得意,挂了电话。

沈桢如遭雷劈,她的直觉没错,周海乔真有外遇了。一个正常男人怎么会失恋就导致身子残废,是她太相信他了。

周海乔把小三藏得很深,绝不是简单玩玩,大概率动了真心。

晚上周海乔回家,沈桢发现他换了一条裤子,早晨出门是灰色的,这会儿是米色。

她还没问,周海乔主动解释,“助理倒咖啡弄湿了裤子,我在公司楼下的超市挑了这条新的。”

沈桢接过他的公文包,“小票呢?”

周海乔不慌不忙,“百十块钱的裤子,没开票。”

他的行头全是沈桢置办的,这牌子的男装起码上千,周海乔不识货,证明不是他买的,是女人送的。

沈桢没戳破,她若无其事放好包,“洗洗还能穿,那条挺贵的。”

“扔了,太脏。”周海乔岔开话题,指着餐桌上的牛排和红酒,“什么日子,搞得这么隆重。”

沈桢直勾勾盯着他,“5月27,你说是什么日子。”

,谐音是我爱妻,周海乔特意选择这天去民政局登记。都说男人天生是演员,游走在两个女人之间的男人更是影帝级别,爱与不爱,他自己分得清,只要他肯演,女人永远分不清。

周海乔一脸歉意走过来,“最近太忙了,明天我去商场买礼物补上。”

出于愧疚,当晚他睡在了主卧。

沈桢想起女人电话里的挑衅,翻来覆去睡不着,她眼前反复出现周海乔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的画面,最可笑是她完全想象不出周海乔沉浸在温柔乡的模样,沈桢压根没见过。

她冒出一个念头,整个人软绵绵贴上周海乔,“老公,咱们试试吗?”

周海乔推脱太累,沈桢不罢休,非让他去洗个澡,他被磨得不耐烦了,刚进浴室,沈桢立刻打开他手机,通话次数最多的是一个备注叫HY的人。

,何娅。

沈桢全身的汗毛孔都立起来了。

何娅是周海乔的初恋,他们谈了八年,分手是因为何娅变心了,爱上了一个高富帅海归。沈桢以为周海乔结了婚肯定放下了,没有男人能接受女人劈腿,爱越深,恨越深。

她低估了何娅的杀伤力,沈桢不确定是何娅回头勾搭周海乔,还是周海乔犯贱当舔狗。

她翻出转账记录,从去年5月到现在,周海乔一共给了何娅87万,每次1万到10万不等。

初次转账是领证的前一天,所以周海乔一边和自己结婚,一边养着何娅,那时他们便旧情复燃了。

沈桢越翻越崩溃,情人节的凌晨,他转给何娅9万9,留言是:宝贝昨晚累到了,买个包。

沈桢最奢侈的一个香奈儿才6万多,平时不舍得用,和富太太聚会带出去撑场面,周海乔倒是大手笔。

浴室水声此时停了,沈桢装作什么没发生,将手机放回原处。

有裂痕的婚姻就像一根鸡肋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除了夫妻生活不和谐,周海乔事业风光,外形阳刚,他的“无能”也是伪装,沈桢想挽回这段婚姻,而不是破罐破摔,把自己的丈夫拱手相让。

周海乔出来的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检查,这一幕在沈桢眼里,坐实了他做贼心虚。

他检查完,压在枕头底下,关了灯,沈桢挨过去,抚摸周海乔的后背,“要不吃一粒药?”

他僵硬背对她,“小桢,我一点那个欲望都没有。”

沈桢在黑暗中开口,“那你想要孩子吗?你爸妈催我生,我压力很大。”

周海乔沉默许久,转身抱住她,“我治疗情况不太好,暂时不能让你怀孕。”

沈桢心凉得厉害,“人工试管呢?”

周海乔情绪有些烦躁,闭上眼打发,“以后再说吧。”

第二天他中午才去上班,沈桢开车跟在后面,亲眼目睹周海乔走进一家珠宝专卖店,又在附近的星巴克接了一个女人。

是何娅,她打扮很时髦,比三年前成熟不少,举手投足像个高段位的狐狸精。

她轻车熟路坐上副驾驶,用嘴给周海乔喂食蛋糕,到达公司后,又光明正大挽着他的胳膊进电梯,电梯停在9楼,周海乔的办公室也在9楼。

前台死活不让沈桢跟上去,等她脱身追到9楼,办公室早已空无一人,不过沙发还热乎的,粘着女人的长发和香水味。

沈桢又找了一圈,在办公桌看到了何娅的人事档案,是总经理秘书的聘用合同。

看来那位高质量海归没要她,她又打起周海乔的主意,盘算上位当周太太。

周海乔为人处世挺高傲的,对于做女人的备胎是深恶痛绝,却心甘情愿栽在何娅手里两次,可见她手腕之高。

沈桢翻得起劲,周海乔在这时推门进来,“前台说你来了。”

他脸上的余韵未消,走路脚底也发飘,显然那场大战体力虚脱了。

沈桢看着周海乔,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

他气定神闲松了松领带,“去粥铺了,胃疼的老毛病犯了。”

没等沈桢再问什么,周海乔说自己在酒店订了一间豪华套房,带她去一趟。

他确实花了大心思,房间里铺了一地的玫瑰花瓣,还点着香薰蜡烛,气氛形容不出的温馨动人。

沈桢一时猜不透周海乔的意图,他端起两杯葡萄酒,一杯递给沈桢,一杯自己干了,深情款款发誓,“老婆,我欠你太多了,往后我好好补偿你,我一辈子对你好。”

紧接着他打开一个长方形绒盒,是沈桢一直心仪的一款项链。

原来周海乔进那家店是给自己买礼物。

除了结婚时的钻戒,他再没送过礼物,周海乔今天太反常了,连她过生日都在公司加班的男人,竟然玩了一把浪漫。

最关键他和别的女人刚完事,马不停蹄来扮演好丈夫,沈桢有疑惑,又不愿歪曲了周海乔难得的用心。

稀里糊涂喝了几杯,周海乔轻轻揽住沈桢的肩膀,“我临时有会议,你在酒店等我,我尽快处理完赶回陪你,千万别乱动。”

周海乔抓起一旁的西装,扬长而去。

他走后不久,沈桢感觉不对劲了,骨头里又麻又痒,身体像着了火,燥热得要命。

葡萄酒不至于这么上头,更像是特殊的药劲儿,沈桢神志不清的时候,包里的电话响了,来显是李娜。

她是周海乔的助理,沈桢亲自从一所五百强企业高薪挖过来的,周海乔能爬到副总的职位,沈桢在背后出了很多力,这也是他的首要顾虑,真的闹离婚,分割财产他不占优势。

李娜告诉沈桢有一段关于周总的录音,她问什么录音,李娜说听了就知道。

很快沈桢收到一段3分钟的音频,只听完1分半,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。

是周海乔与何娅的对话。

“婚后财产有沈桢的一半,不能撕破脸,必须智取。”

“你该不会不打算离婚了,找借口敷衍我吧?”

“宝贝,天地良心,我做梦都想娶你,可我更想两全其美。让沈桢也出轨,我捏住她的把柄去***告她,到时她净身出户,我就能独吞财产。”

“沈桢那么爱你,她能出轨?”

“宝贝,我喂饱了你,她可饥渴着,我在酒里加了佐料,她不和男人睡,活活难受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小说《诱饵》 第1章 丈夫的秘密 试读结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诱饵(沈桢陈崇州)总结

关于诱饵的本章介绍就结束了,剑来小说网书库汇集优质女生全本小说,分享最新热门女生小说,女生热门小说排行榜,发布最新最热小说,让您轻松挑选到爱看的小说。

诱饵(沈桢陈崇州)免费章节阅读